專欄

訂閲

各種名家的專欄文章,有八卦、有思考,有人文關懷的國際政治經濟觀察,可以深度地瞭解他們關注的話題,感知他們的所思所想。

熱新聞

熱話題

熱評論

熱回答

25

22

這是一個好問題。偏見是在事實依據不足的情況下所作出的預判。然而,這種分類是錯誤的,帶有敵意的。
奧爾波特指出,與事實依據相印證的分類標籤往往會得到選擇性的認可,而與分類標籤相悖的事實依據則會遭遇大部分人的牴觸。在面對互為矛盾的事實與分類時,堅持預判的心理機制即允許特例的出現。奧爾波特在書中給出的例子是我們能耳熟能詳的一種表達,即,“的確有些黑人也是好人, 但是......”,或是,“我有一些好朋友是猶太人,但是......”這種轉折的句式所表達的前半部分語義似 乎是一種消除敵意的機制,但是在通過剔除一些正面個例後,針對此類別之下其他事例的態度依舊是負 面的。簡而言之,相悖的事實依據無法改變錯誤的泛化,人們雖然認可這一事實,但卻在分類過程中將 其排除在外,這也被稱為“二次防禦”。此外,奧爾波特還在書中提及了一個有趣的例子:
當一名對黑人持有強烈偏見的人,在面對有利於黑人的事實依據時,他往往會將婚姻問題作為擋箭牌與詭辯的 理由:“你希望你的妹妹和黑人結婚嗎?”一旦對方回答:“不,”或在回答過程中產生猶豫,偏見的持有者就會 説,“看到了吧,黑人和我們生來不同,有些事對黑人來説就是不可能的,”或者,“我就説吧,黑人本性難移, 令人厭惡。”
可以説,錯誤的分類並非造成偏見的絕對因素,但是,人們總是自以為有充分的理由維持自身的預 判,繼而導致了偏見。更重要的是,我們的預判往往受到社會環境、社交網絡的影響與支持,因而在大多數情況下,我們都不會對此加以考量。
造成的偏見的另一要素是敵意。奧爾波特認為,這種敵意恰恰來自於偏愛——一種自身價值系統的 維護。斯賓諾莎將“出於愛的偏見(love-prejudice)”定義為“被愛矇蔽了雙眼”。正如古人有云:情人眼 裏出西施。在熱戀中的情侶眼中,對方的所有一切都是完美的。與此相似,對信仰、組織、國家的愛也 會使人們“矇蔽雙眼”。
此類積極的依附關係對我們的生活至關重要。年幼的孩子不能離開監護人獨自生活。他必須先通過 某人或某事學會愛,並認識自我,才能夠學會憎恨。而在他分辨對其價值體系的威脅之前,他是被親情 與友情所圍繞的。正是出於對此的珍愛——同時也是個人生存的基礎,人們傾向於受到對個人價值體系 袒護的驅使,而做出毫無依據的預判,對可能會威脅到我們價值體系的人和事物進行貶低(或主動攻擊), 以抬高自身的價值取向。這種預判是非理性的,而基於偏見問題的複雜性,奧爾波特並未就其與大腦分 類活動之後的理性預判進行詳盡的區分,事實上,這一問題依舊是目前該領域中所需探討的問題之一。
仇恨偏見是基於錯誤預判與敵意加強後的二次發展,其所反映的事實背後通常是積極正面的價值體 系。西弗洛伊德曾就此這樣表述:“在對陌生人不加掩飾的厭惡與反感之中,我們意識到,這其實是對 自己的愛的表達,是一種自戀。”可以説,是愛的偏見(偏愛)引來了仇恨的偏見(歧視)。
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